為老法律服務(wù)

保障老年人合法權益 引導養老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最高法發(fā)布涉養老服務(wù)民事糾紛典型案例

日期:2024-02-20

|  來(lái)源: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【字號:


截至2022年年底,我國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超2.8億,人口老齡化趨勢明顯。為保障老年人合法權益,規范和引導養老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,助力老年人放心養老、安心養老,2月20日上午,最高人民法院發(fā)布涉養老服務(wù)民事糾紛典型案例。
注重安全保障義務(wù),最高法強調養老機構作為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,對入住的老年人負有安全保障義務(wù),未盡到該義務(wù)使老年人受到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
本次發(fā)布的案例一中,于養老機構一樓開(kāi)設的浴室一氧化碳泄露,并滲透至老年人潘某某所住房間,致使老年人身亡。法院認為養老機構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和浴室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構成共同侵權,兩者應當承擔連帶責任。該案警示養老機構及其他經(jīng)營(yíng)者應提高安全防護意識,加強對安全隱患的整改。
強調適老化改造,最高法認為養老機構作為專(zhuān)門(mén)為老年人提供服務(wù)的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,相較于一般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而言,應結合養老服務(wù)的特殊性、老年人的身體狀況,對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,排查和消除可能對老年人造成危險和妨礙的安全隱患。
案例二中,養老機構日常通行道路上有一高于地面的井蓋,入住的老年人被井蓋絆倒受傷。法院認為養老機構未對其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,對損害后果的發(fā)生存在過(guò)錯,酌定其承擔60%的責任。
養老服務(wù)是養老服務(wù)合同的核心內容。養老機構提供的養老服務(wù),應當符合合同約定以及質(zhì)量和安全標準。如果養老機構已經(jīng)全面履行服務(wù)合同的,不承擔責任,反之應依法承擔責任。
聚焦養老服務(wù),案例五中,養老服務(wù)合同約定養老基地在重慶,但是老年人非因本人意愿,先后被安排至云南、四川等地接受養老服務(wù),法院認為養老機構頻繁變更服務(wù)地點(diǎn),違反合同約定,認定服務(wù)合同解除,并判令向老年人退還剩余養老服務(wù)費。案例四中,入住老年人突發(fā)疾病摔倒,送醫后去世。法院認為,養老機構已經(jīng)盡到了和其護理模式相當的合同義務(wù),故不需要承擔責任。
如果合同履行過(guò)程中,存在第三人侵權,如何認定各方責任?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第二款規定:“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;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,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。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承擔補充責任后,可以向第三人追償?!?/div>
本次發(fā)布的案例三中,入住老年人被同住養老機構的第三人傷害,法院認為第三人應承擔侵權責任,同時(shí)認定養老機構存在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情形,應承擔30%的補充責任。

此外,為推進(jìn)訴源治理,將能動(dòng)司法、司法為民落到實(shí)處,在案例六趙某訴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服務(wù)合同糾紛案中,法官多次進(jìn)行調查取證,多次做雙方調解工作,案件審結后,法院還就案件審理中發(fā)現的問(wèn)題向當地民政局發(fā)送司法建議,助力完善對養老產(chǎn)業(yè)的管理,實(shí)現了“辦理一案、治理一片”的社會(huì )效果。(見(jiàn)習記者? 余亞如)



目錄

涉養老服務(wù)民事糾紛典型案例


案例一

養老機構與第三人構成共同侵權,應承擔連帶責任

——王某訴某養老院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糾紛案

案例二

養老機構未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造成老年人損害,應承擔相應的責任

——馬某某訴某養老中心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、公共場(chǎng)所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責任糾紛案

案例三

因第三人行為造成老年人損害,養老機構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,應當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

——李某某訴某老年公寓侵權責任糾紛案

案例四

老年人突發(fā)疾病,養老機構盡到救助義務(wù)的,不承擔責任

——王某甲訴某老年公寓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糾紛案

案例五

養老機構頻繁變更服務(wù)地點(diǎn),老年人有權解除合同

——向某某訴某公司服務(wù)合同糾紛案

案例六

實(shí)質(zhì)化解養老服務(wù)合同糾紛 助力養老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

——趙某訴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服務(wù)合同糾紛案



案例一

養老機構與第三人構成共同侵權,應承擔連帶責任

——王某訴某養老院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糾紛一案

基本案情

潘某某入住某養老院,享受一級護理。潘某某居住的房間位于三樓,房間窗戶(hù)右側墻壁上安裝有煙囪,系位于一樓的某浴室的燃氣熱水鍋爐排氣管,煙囪管道與窗戶(hù)的距離較近。某養老院與某浴室之間存在房屋租賃關(guān)系。

某日凌晨,護理員至潘某某的房間巡視時(shí)發(fā)現異常,遂將老人送至醫院急診,并通知家屬。潘某某經(jīng)診斷為一氧化碳中毒住院治療,后去世。經(jīng)查,燃氣熱水鍋爐在作業(yè)的過(guò)程中產(chǎn)生一氧化碳,通過(guò)排氣管滲透至潘某某所住房間。

潘某某的繼承人王某起訴,請求某養老院和某浴室共同賠償喪葬費、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等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某養老院作為一家養老機構,應對潘某某盡到充分的安全保護義務(wù),對建筑物及配套設施、設備的安全性應盡更高的注意義務(wù)。浴室排氣管距離潘某某房間的窗戶(hù)較近,某養老院理應預見(jiàn)到存在一定的危險性,但其未要求浴室對排氣管道進(jìn)行必要整改,亦未采取相應防范措施。某浴室對排氣管道的安裝鋪設負有責任,其明知樓上房間有老人居住,卻未對排氣管的位置進(jìn)行整改或延伸,且在使用燃氣鍋爐時(shí)未采取有效的防護措施,造成一氧化碳泄漏,并滲透至潘某某所住房間。綜上,某養老院、某浴室共同實(shí)施侵權行為導致潘某某一氧化碳中毒,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。

典型意義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“行為人因過(guò)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造成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”。本案中,某養老院作為專(zhuān)業(yè)的養老機構,對于入住的老人具有安全保護義務(wù)。對于某浴室安裝的排氣管、煙囪等存在安全隱患的設施設備,應積極采取措施進(jìn)行防范、提示,并要求進(jìn)行整改,不能采取漠視、放任的態(tài)度,否則應承擔相應的責任。某浴室作為燃氣鍋爐的使用者、受益者,明知樓上居住的均是老人,更應當提高安全意識,對存在安全隱患的配套設備、設施進(jìn)行整改,避免發(fā)生有毒氣體泄漏等安全事故。本案值得養老機構及其他經(jīng)營(yíng)者警醒,提高安全防護意識,加強對安全隱患的整改,這既是經(jīng)營(yíng)者對自身的保護,更是社會(huì )責任的體現。


案例二

養老機構未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造成老年人損害,應承擔相應的責任

——馬某某訴某養老中心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、公共場(chǎng)所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責任糾紛案

基本案情

馬某某入住某養老中心時(shí),某養老中心對其進(jìn)行了身體狀況評估,“行走于平地”一項得分為10分/15分?!赌獱査沟乖u估量表》載明馬某某近三個(gè)月內無(wú)跌倒記錄,評估為“低度危險 標準防止跌倒措施”。

某日,馬某某在某養老中心內通往衛生間的路上跌倒致骨折,經(jīng)住院治療后愈合。視頻資料顯示,該養老中心院內有一井蓋,位置正對大門(mén)進(jìn)出口,井蓋及其下沿明顯高于周邊地面數公分,且處于日常通行道路上。馬某某主張其系被井蓋絆倒致受傷,起訴要求某養老中心承擔賠償責任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某養老中心未對其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,其場(chǎng)所內通道上高于地面的井蓋對老年人行動(dòng)構成安全威脅,并導致馬某某摔倒受傷,某養老中心存在過(guò)錯。根據其過(guò)錯程度及對損害后果的參與度,酌定由某養老中心承擔60%的賠償責任。

典型意義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第一款規定“賓館、商場(chǎng)、銀行、車(chē)站、機場(chǎng)、體育場(chǎng)館、娛樂(lè )場(chǎng)所等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、公共場(chǎng)所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(dòng)的組織者,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”?!吨腥A人民共和國無(wú)障礙環(huán)境建設法》第四條規定“無(wú)障礙環(huán)境建設應當與適老化改造相結合,遵循安全便利、實(shí)用易行、廣泛受益的原則”。養老機構作為提供養老服務(wù)的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的經(jīng)營(yíng)者,負有法定的安全保障義務(wù),而且相較于一般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而言,養老機構還應結合養老服務(wù)的特殊性、老年人的身體狀況,對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進(jìn)行適老化改造,排查和消除可能對老年人造成危險和妨礙的安全隱患。怠于履行上述義務(wù)的,應承擔與其過(guò)錯相適應的侵權責任。本案充分考慮了雙方當事人的過(guò)錯程度,合理劃分責任比例,提醒養老機構應充分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重視對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的適老化改造,充分保護老年人人身安全。


案例三

因第三人行為造成老年人損害,養老機構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,應當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

——李某某訴某老年公寓侵權責任糾紛案

基本案情

尹某某、唐某某均系某老年公寓養老人員。兩人因瑣事發(fā)生過(guò)抓扯。某日,唐某某趁護工離開(kāi)之際,從自己房間內拿了一根鐵棍,在尹某某熟睡時(shí)擊打其頭部致其死亡。后唐某某被司法鑒定為:1.器質(zhì)性智能損害(癡呆);2.唐某某案發(fā)時(shí)具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。在刑事案件審理期間,唐某某因病死亡,刑事案件終止審理。后尹某某的繼承人李某某起訴某老年公寓及唐某某的繼承人,要求賠償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唐某某采取暴力手段非法剝奪尹某某生命,應當承擔刑事以及民事賠償責任。因唐某某已經(jīng)死亡,對受害人的民事賠償應當在其遺產(chǎn)范圍內進(jìn)行。某老年公寓對入住的人員負有安全保障義務(wù),其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民事責任。本案中,某老年公寓未及時(shí)清理裝修后遺落的鐵棍等危險物品,致唐某某持有鐵棍,且未對入住的存在智力障礙的老人采取專(zhuān)人護理措施,未盡到防范、維護的基本安全保障義務(wù),故對于尹某某的死亡應當承擔30%的補充責任。

典型意義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第二款規定“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;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,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。經(jīng)營(yíng)者、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承擔補充責任后,可以向第三人追償”。養老機構與養老人員建立養老服務(wù)合同關(guān)系后,對養老人員存在法定和約定的安全保障義務(wù)。因第三人行為造成養老人員損害的,首先應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,但是如果養老機構疏于履行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,養老機構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。本案中,尹某某的死亡是因唐某某所致,應由唐某某承擔侵權責任,但是某老年公寓未及時(shí)清理裝修后的物品等,未完全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故審理法院根據其過(guò)錯程度,酌定其承擔30%的責任。本案適用權責匹配原則劃分責任,對類(lèi)案具有指導意義。


案例四

老年人突發(fā)疾病,養老機構盡到救助義務(wù)的,不承擔責任

——王某甲訴某老年公寓生命權、身體權、健康權糾紛案

基本案情

在王某入住某老年公寓之前,某老年公寓對其開(kāi)展了健康狀況評估,并作為甲方與王某(乙方)、王某甲(丙方,系王某某的子女)簽訂《托養服務(wù)協(xié)議書(shū)》,約定如乙方突發(fā)疾病,甲方應及時(shí)通知丙方,由丙方?jīng)Q定在哪個(gè)醫院接受搶救和治療,或由丙方同意及時(shí)撥打120急救。該老年公寓同時(shí)對老人存在的潛在意外風(fēng)險等進(jìn)行了告知,王某甲簽署了《送養人知情承諾書(shū)》。

某日夜間,工作人員巡查時(shí)發(fā)現王某在房間內摔倒,遂扶起王某并電話(huà)通知家屬。送醫后,王某被診斷為“大面積腦梗死伴出血轉化”等,后去世。王某甲認為某老年公寓存在管理不當,導致王某沒(méi)有得到合理的救治,起訴請求賠償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某老年公寓對王某開(kāi)展了入院健康評估,《托養服務(wù)協(xié)議書(shū)》對可能出現的“自己跌倒、突發(fā)疾病”等情形的處理和責任承擔進(jìn)行了明確約定。從王某入住、摔倒、突發(fā)疾病、送醫救治的過(guò)程看,某老年公寓的行為并無(wú)明顯不當。遂判決駁回王某甲的訴訟請求。

典型意義

《養老機構管理辦法》第十七條規定“養老機構按照服務(wù)協(xié)議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、康復護理、精神慰藉、文化娛樂(lè )等服務(wù)”。從全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看,我國人口老齡化趨勢明顯,如何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權益,同時(shí)促進(jìn)養老產(chǎn)業(yè)的健康發(fā)展,成為整個(gè)社會(huì )必須關(guān)心和思考的問(wèn)題。本案中,養老機構對入住老年人開(kāi)展了入院評估,王某甲也認可并選擇了半護理的養老模式,簽署了相關(guān)承諾。從王某入住、摔倒、突發(fā)疾病、送醫救治的過(guò)程看,某老年公寓的行為符合《托養服務(wù)協(xié)議書(shū)》約定,盡到了及時(shí)救助的義務(wù),審理法院據此駁回了王某甲的訴訟請求。本案裁判堅決防止“和稀泥”,對樹(shù)立正確的價(jià)值導向、引導當事人依法維權等具有重要意義。


案例五

養老機構頻繁變更服務(wù)地點(diǎn),老年人有權解除合同

——向某某訴某公司服務(wù)合同糾紛案

基本案情

向某某與某公司簽署《養老機構服務(wù)合同》,約定某公司為向某某提供養老服務(wù),向某某已預繳養老費3萬(wàn)余元。合同簽訂后,向某某至合同約定的位于重慶的養老基地居住生活。第二年,該基地暫停經(jīng)營(yíng),向某某被安排至云南、四川等地居住。之后,向某某返回重慶,沒(méi)有再接受養老服務(wù)。向某某起訴請求退還未消費的養老服務(wù)費用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向某某與某公司形成的服務(wù)合同合法有效,雙方當事人應依約履行。某公司頻繁變更提供養老服務(wù)的地點(diǎn),給向某某帶來(lái)不便,亦違反合同約定,向某某有權解除合同并要求退還剩余的養老服務(wù)費用,遂判決某公司退還養老服務(wù)費1萬(wàn)余元。

典型意義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第五百零九條第一款規定“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(wù)”。第五百六十三條第一款規定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:……(二)在履行期限屆滿(mǎn)前,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(wù)”。本案中,養老機構因自身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,在合同約定的養老基地暫停經(jīng)營(yíng)后,將老年人安排至云南、四川等地,使得老年人頻繁奔波,違背老年人接受養老服務(wù)的初衷。養老機構未基于老年人身心特點(diǎn)和實(shí)際需求適當履行合同,老年人有權解除合同并要求退還未消費的預付款。審理法院以本案為示范,通過(guò)釋法說(shuō)理,訴前成功化解了同類(lèi)涉眾型養老服務(wù)合同糾紛百余件,實(shí)現了良好的訴源治理效果。


案例六

實(shí)質(zhì)化解養老服務(wù)合同糾紛助力養老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

——趙某訴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服務(wù)合同糾紛案

基本案情

張某入住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。某日午間,張某多次嘗試自行下床未果后,自床上摔落。經(jīng)同住老人告知,看護人員將張某抬至床上,當時(shí)未發(fā)現異常。晚間張某身體不適,看護人員遂聯(lián)系家屬并撥打急救電話(huà)。后張某于當晚死亡。經(jīng)查,張某房間內呼叫器安裝位置距離床位較遠。張某的繼承人趙某以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未盡合同約定義務(wù)為由,起訴請求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賠償。

裁判理由

審理法院認為,張某已逾96周歲,自身患有糖尿病、心臟病等慢性疾病,其墜床與死亡相隔數小時(shí),監控視頻可見(jiàn)其跌倒后身體并無(wú)明顯異常,雖《死亡醫學(xué)證明(推斷)書(shū)》載明死亡原因為糖尿病、猝死,但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(shí)張某墜床行為與其死亡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(guān)系。但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作為專(zhuān)為老人提供托養、護理、康復等服務(wù)的社會(huì )養老服務(wù)機構,呼叫器安裝位置較遠,致使張某無(wú)法及時(shí)獲得幫助,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在履行合同中未盡到謹慎勤勉義務(wù),應當承擔瑕疵履行的違約責任。遂判決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承擔10%賠償責任。

典型意義

“新時(shí)代能動(dòng)司法”是習近平法治思想在司法領(lǐng)域的生動(dòng)實(shí)踐,是以審判工作現代化服務(wù)保障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內容。本案辦理過(guò)程中,承辦法官多次前往養老院、醫院、行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調查,逐幀查看監控,查明案件事實(shí)。同時(shí)多次給雙方當事人做調解工作,釋法明理,平緩當事人的對立情緒。判決作出后,雙方均未上訴,某養老服務(wù)中心自覺(jué)履行判決。此外,審理法院還就案件中發(fā)現的問(wèn)題,向當地民政局發(fā)送司法建議并收到回函,助力養老行業(yè)完善管理。本案意在實(shí)質(zhì)化解養老服務(wù)合同糾紛,將能動(dòng)司法、司法為民落到實(shí)處,實(shí)現辦理一案、治理一片的社會(huì )效果。

責任編輯:劉帆
附件: